????“一棵树都能被阴阳家如此对待吗?看来在这蜃楼之上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都在。”卫庄没有什么想要关心这棵树有什么神妙的心思,他只是为了目标而行动,也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

????在这之外其他的都可以当做不重要的事情:“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耽搁,得尽快找到他们。”

????“说的也是,这棵树,看来只能交给他来解决了。”若是易经知道蜃楼上有这么一棵树的话,只怕他就会一下子想起来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那在传说中金乌栖息的所在之地,扶桑神树,和这棵树的描述几乎差不多。

????而这也基本等同于神话映照入了现实,就这样摆在所有人的面前,时刻提醒着易经,他所想所猜测的那些,和眼前看到的这些一一印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错落,

????而这些,只会让他坚定了想要阻止东皇太一的心。

????“我听闻,燕丹那个家伙的女儿,现在也在这条船上。”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卫庄突然问道:“根据从阴阳家内部得来的情报,现如今,她叫做姬如千泷?”

????“姓姬,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姓。”盖聂不可置否,从战国时代走来的他们,自然也知道姓姬代表着什么。

????自打秦国绝灭了最后的周王室的血脉之后,这人世间基本就没有了周王室的血脉残留,但燕国...往前算算的话的确也能算得上和周王朝的武王姬发是直系血亲,毕竟是亲兄弟的关系。

????这样一算,燕国的公主,却是算的上也是周王朝的人。

????恢复了本来的姬姓氏的话,代表着她的身份...

????“也许比起秦国,比起楚国而言,她是更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甚至,被诸子百家推崇的那个人。”卫庄意有所指,但他说的的确没错,只可惜,姬如千泷是女儿身。

????幸亏她是女子身,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还能够活到现在。

????也正因为她是女子身,才会对东皇太一的整个计划,起到至关重要的一步。

????她是钥匙,是能够打开一个秘密,一个亘古的传说的钥匙。

????没有了她,就算是苍龙七宿全都在,也等同于无用功。

????“所以,她是女子,她叫做高月。”盖聂摇了摇头,他也不是不知道天明是喜欢着月儿的,在他看来小孩子相互之间有些好感也没什么。

????月儿的身份不一般,难道天明的身份就很简单了?

????谁还不是个王公贵族来的?

????天明昔日里也曾经位列极高的位置啊。

????“这个名号,你承认,我承认,但若是真相被天下人皆知,又能有多少人不想要借用这个身份,用来...为自己谋求些什么呢?”卫庄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那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从而迸发出来的笑容,很平淡,却也带着一份血腥。

????鲨齿剑在红檀木的剑鞘中被完全抑制住煞气,但属于卫庄的杀气,却完全抑制不住。

????但好歹,他的身边有着盖聂的存在,只要盖聂在,卫庄在如何,也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路的尽头是黑暗,黑暗的尽头是什么,没有人知道,鬼谷纵横就像是潜身入海的苍龙一样,在越发深邃的黑暗中渐行渐远,最终,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中。

????————————————割————————————

????东皇钟出现的刹那间,易经急忙收敛剑气整个人飞速退后,脚步在空气中连点三下,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东皇太一的身边。

????果不其然,紧随其后爆发的音波如潮如浪,海水倒翻,汹涌的爆炸声层层叠起,以东皇太一为中心无端端的朝着周围扩散,只在顷刻就造成了比之之前还要更加强烈的破坏力。

????易经就算反应很快,但依旧晚了一步,无奈之下只能将天焰无锋插在海水中竖起冰墙遮挡在面前,但这也不过是无用之举,无形的音波直接摧毁了冰墙的存在,重重的轰击在了易经的脑海里。

????“呃...”脚下连连退后几步,甚至险些没有能够完全站在海水上,头脑有了一瞬间的眩晕,但好歹及时反映过来了。

????易经不敢大意,并指划出剑气击打在天焰无锋的剑身上,沧浪的剑鸣声层层叠叠,也开始扩散出去,但比起东皇钟那无穷无尽的音波,这些细微的剑鸣声也不过只能守护住易经的周身保证不会被波及到。

????他能够做到的事情,也就只有如此了。

????更加遭殃的是那些观战的家伙们,东皇钟造成的音波掀起了庞大的海浪,一息之间迸发凝结,赫然汇聚轰击在了海岸线上。

????水虽然至柔,但却也是至刚的存在,这帮庞大的海啸裹挟着音波一起冲了过来,只是这一下倒灌拍击在海岸上,就将一种来不及反应的江湖人士给一下子拍飞了出去,并且这般重重的海浪敲打在人的身上。

????即使不死,也都造成了难以言喻的重创。

????就像是黄石公等几位说的那样,想要观摩圣人境的强者的大战,你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站在这里才行,就算是他们交战随手产生的余波,也不是寻常的废物能够接得住的。

????站得住,自然有资格,站不住,那就只能去死。

????即便不死,重创之下还能留存多少力气?

????人要有自知之明啊。

????“叮~”东皇钟的钟声停止下来,一波接着一波翻涌的海浪也最终停留下来,不再是是之前那般暴动的模样。

????海面渐渐恢复平静,只是东皇钟的响声就能够引动周遭一片海域的波动吗?

????这等力量真的是人能够达到的?

????“唰!”就在东皇钟停下的那一瞬间,匹练般的蓝色剑光破开海浪,径直飞射出去,不是别的,真是被投掷飞出来的天焰无锋。

????而易经则是剑指放在面前,沉喝一声,瞬间,飞出去的天焰无锋分化成为十八把排列,同时冲向了东皇太一所在。

????同样的,易经也顿化成为十八个,跟随在飞驰的天焰无锋之后,径直追击了过去。

????踏着海浪前行的他无视了周遭翻涌的海浪汇聚成为的苍龙,他的目标,只有一个。

????“准备好,接下来可是两大神器的,至强碰撞了!”黄石公神色一凝,双手开始挥舞起来在面前布下一重重的防护,他知道,东皇钟一旦和天焰无锋的剑光接触,那匹练的剑光轰击在东皇钟上的声音,将会造成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而这,才是真正的恐怖余波。

????之前东皇钟的海浪?

????那不是是开胃菜罢了,真正的冲击,这下才是要真正的到来!

????果不其然,东皇钟漂浮在东皇太一的面前,散发着明灭不定的微光,成为了唯一的所在。

????疾驰而来的天焰无锋没有任何想要躲闪的意思,笔直而又稳定,蒙头一剑,赫然撞击在了东皇钟上。

????“铛!”天焰无锋谭飞出去,东皇钟的身体摇摆到最大的限度,然后,荡了回来。

????在这一瞬间,强烈的音波造成的攻击完全压迫在了周遭的海水中,被足足压下去了五米的海水朝着外围扩散。

????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烈,这不过第一道音波造成的起伏,但紧随其后的第二下,也来了。

????“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