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呯!

????再次一声巨响,郝德尔像是一块破布一般被撞上了半空,飘洒的鲜血划出了一道血虹。

????眼看他就要摔死时,夜三更突然拨动聚风轮,一股柔和的风团轻轻将其缓冲,落在了夜三更的怀里。

????“还是勉强了些……”

????看着已经昏迷的郝德尔,夜三更摇了摇头。

????圣者距离郝德尔多了好几个大段,而且对方属于力量、速度都非常强悍的狂战士,同样是战士的郝德尔根本没办法和其周旋。

????不过在看到郝德尔断裂的獠牙上居然挂着一丝血肉的时候,夜三更愣了愣。

????“这个家伙,我说为什么那么头铁用脑壳去撞那莽汉呢,原来是这样……”

????“呼!呼!给你个机会把它给我!”王大龙剧烈地呼吸着,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向了夜三更。

????血液疯狂地冲击肺泡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而且这种状态待久了对他的身体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他必须要尽快吞噬掉那只远古兽人的心脏。

????“哦?你说给就给啊?有本事你过来?”

????夜三更将郝德尔轻轻放下,对着王大龙勾了勾手。

????“找死!”

????王大龙怒吼一声就要冲去,但没曾想才刚迈一步,胸口突然噗地射出一道白影,随即一道血口像是喷泉一般不断地朝着外面喷射鲜红的血液。

????“啊!”

????由于失去痛觉,王大龙现在才发现自己的胸口竟然被那远古兽人给扎了个洞,并且还在自己发怒的时候把断牙给挤了出去。

????看着噗噗往外喷的血液,他脸一白,赶紧手忙脚乱地堵着伤口,但却怎么也堵不起来,一双大手瞬间染满了红艳。

????“呵呵,圣人的力量?可惜你并没有圣人的防御……”夜三更冷笑道。

????这郝德尔脑子不笨,知道利用对方体内高速流动的血液,拼了老命也给他扎了个洞,而王大龙的身子明显没能获得提升,现在就像是一个破了洞的气球,不用多久就会瘪掉。

????“啊!哈!想我死?没那么容易!”

????王大龙见堵不住伤口,干脆直接不再理会,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来到自己团员身边,随便抓起一个同伴就举了起来。

????“啊,团长?你要干……”

????噗!

????王大龙一爪直接贯穿了那个四肢被折断的可怜虫的胸口,然后猛地抽出了一坨连着血管的心脏,

????他看着手心的心脏眉头皱了一下,但感觉到体内快速失去的生机时,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一口就将那心脏给吞进了腹中。

????“果然是噬心!”

????大主教惊呼一声,再也顾不得唐王的暗示,掌心一亮,直接在防护罩上开了洞,然后一杖朝着王大龙的脖颈敲去!

????“停下!不然你会入魔的!”

????“哈哈!我停得下来吗?我没有选择了……”

????王大龙呢喃一声,突然瞳孔变得漆黑,身上一股浓郁的魔气激荡起来,将周围惊惧地看着他的同伴都给震得远远的。

????“吼!”

????一声不似人声的巨吼,王大龙的额头突然浮现了一个黑色的六芒星,然后狞笑一声,直接挥拳砸向了赶来的大主教。

????“作孽!”

????大主教轻叹一声,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王大龙的身后,带着电芒的法杖重重地敲在了王大龙的后脑勺,直接将其敲晕。

????“带他下去镇压,稍后我亲自审问他哪里接触的魔道!”大主教挥手叫过几个主教,然后抬头看向了唐王方向。

????“由于莽夫团团员全部致残,团长残杀队友,我宣布这场比赛胜者为夜行者战团!”

????唐王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啊?!这……”

????观众们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得个个面露骇色。

????“还真是噬心魔道,这种魔族的自爆术王大龙去哪里学的?难道魔族又要反攻大陆了?”

????“不可能啊!魔眼深渊有我们各族的顶尖强者看守,就算是那些前去狩猎魔族的猎魔者出入也要严格地检查身上的魔气,不可能有任何跟魔族有关的人和物能流传出来的!”

????“也不一定,万一那些强者被腐蚀了呢?你别忘了上一次魔族大战我们可是有不少强者被策反的!”

????“这……算了,天塌了还有天威帝挡着,就算魔族出世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不过西国那边情况可就不妙了啊……”

????天威帝国属于圣石大陆的中心,南临万兽帝国的蛮荒平原和龙人的龙崖高原,北据矮人联邦大本营永冻丘陵,西靠无尽深海,而无尽深海中心正是魔眼深渊所在。

????不过除了西国,精灵的翡翠盆地也坐落在那里,共同守护着魔眼深渊防线。

????魔族若是想要再次反攻,离南国这边的确是离得最远的,受到的影响也会更少,担心这个还不如多担心担心兽族那边出不出什么幺蛾子。

????“算了,那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看比赛看比赛!”

????“话说过来,我还真想不到居然是夜行者那群人赢了啊!虽然有着大主教出手帮忙的嫌疑,但前面他们的确是实打实地把对面的人给揍趴了的,要不是王大龙魔化,应该早就结束战斗了!”

????“是啊,也不知道他们那些猪头人战士是怎么训练的,力量大皮也厚实这个没问题,但他们居然能忍得下那种剧痛,这还是人吗?”

????想起那个脖子都快扭成麻花了居然还能活蹦乱跳的猪头人,众人不由得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可能是亡族之恨才让他们那么生猛吧?说起来现在去抓一个猪头人当召唤兽还有门路吗?感觉如果猪头人都那么强的话当一个召唤兽倒是挺不错的,实在不行干苦力都比别的强吧?”

????一个商贩模样的男子突然耳朵一动眼睛一亮,然后悄悄地离开了观众席,至于其他人则继续等待着下一场的到来。

????别针战团,对夜行者!

????战场很快就打扫完毕,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整,双方再次站到了演武场中央。

????而这一次,将会决定谁才是南国的最强战团,谁才能代表得了南国出战四国巅峰战团的最终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