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bet36在线体育网站_bet36娱乐app_bet36体育网投 > 一剑朝天 > 《一剑朝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突变
????在吕安举剑想要杀祖秋的那个瞬间,太一宗的人直接一脸惊慌的朝着祖秋狂奔而去。

????李清稍微落后了一丝,也是直接跟了上去。

????项水则是看到吕安突然倒下了之后才跟了过去,只不过脸上极其惊讶,“吕安这是什么情况!”

????张河也是诧异了一下,只能解释道:“可能是入煞的后遗症吧!”

????项水看着前面的那两伙人,突然停了下来,顺便把身边的张河也给拉住了,“这个热闹我们还是站远一点吧,到时候免得到时候祸及池鱼呀。”

????张河停住了脚步,不解的看着项水,“什么意思?”

????“刚刚这一战你觉得谁赢了?”项水一边往回走一边问道。

????张河想了想,回道:“最后吕安爬起来,差点把祖秋给杀了,按这个算,应该是吕安赢了吧,如果稍微放宽一点,那就是两人平手吧。”

????“没错,连你都能看出来,那么太一宗那些人肯定也看的出来,一个平局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太一宗必然会恼羞成怒的做出一些古怪的事情,这个事情我们就不参与了吧?”项水回道。

????张河眉头皱了起来,不解的问道:“可是那几位大人之前说的那些话?该怎么办?”

????项水摇了摇头,“对方人多势众,我们有心无力...我们看着就行。”

????听到这话,张河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项水的建议。

????就在两人转头的一瞬间,项水突然露出了无比阴冷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扬,冷笑了起来,心里暗暗的下了个决心,“我杀不掉你,要是别人能杀你,那也怪不得我见死不救了,我不能让你挡在我的面前!”

????盘算完一切之后,项水面露笑意,眼睛突然瞥到了不远处的牧宽夏厚,看到这两人竟然没动,这让项水有点惊讶,按理说剑阁和吕安也算是对手,这次牧宽竟然对吕安没什么想法吗?

????项水刚刚思考到这里,就看到牧宽夏厚慢了几拍的跟了上来。

????牧宽此时心里很纠结,刚刚吕安将祖秋揍成这样,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挺爽的,刚刚也一直在给吕安加油,但是这最后的结局好像不是很中意。

????祖秋躺了,吕安倒了,太一宗的人冲上去,李清也冲上去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同样也冲了上去。

????他们的目标牧宽大致猜到了,但是他呢?他应该怎么做呢?剑阁这个时候应该站在谁的那一面?

????反正肯定不会站在楚河那一面,但是站在吕安那一面好像也有点不太好。

????所以牧宽此时很是纠结,一边走一边问道:“师兄呀,我们等会怎么办?”

????夏厚先是一愣,然后小声的问道:“你想咋办?”

????牧宽恼火回道:“我不知道,我才问你的!”

????夏厚赶紧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两眼前面已经对峙起来的局面,“要不我们还是看热闹吧,谁都不帮吧?”

????“这样?吗?”牧宽脸上的表情僵了半天。

????“师弟你这么问,不就是想听为兄的这句话吗,难不成你还会站到楚河那面?总不能去帮吕安吧?”夏厚说着直接哈哈的笑了起来。

????只不过在看到牧宽平静的表情之后,夏厚的笑容慢慢消失了,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不是真的想去帮吕安吧?师弟呀,这个事情可做不得!”

????牧宽干笑了一声,摆了摆手,否认了这个想法,“怎么可能!放心吧师兄,就按你说的办!”

????夏厚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牧宽的眼神透着一丝不忍,又好像是在犹豫。

????牙月是第一个冲到吕安身边的,轻轻舔了舔吕安的脸庞,发出了一声呜咽的叫声。

????随后楚河等人也到了,太一宗的人直接将祖秋拉倒了一边,然后开始疗伤,喂了不少的丹药。

????楚河看着吕安,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脸上布满着杀意,刚准备上前,牙月猛地转头看向了楚河,对着他龇起了牙,身上的妖气直接开始涌动。

????楚河直接被吓了一跳,没有上前,反而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这个时候,李清也是到了,没管其他人,也没有检查吕安的伤势,直接从怀里中拿出了一枚三元丹,以及一把天元丹,直接塞进了吕安的嘴里。

????吞下去丹药之后,吕安身上的伤口也是不再流血,慢慢睁开了眼,只不过这个眼睛极其无神,看到身旁的是李清,吕安无力的点了点头,刚想动,结果直接发出了一声惨叫。

????李清紧张的问道:“你没事吧?”

????吕安稍微检查了一下身体,点了点头,“这次没什么大碍,应该是失血过头,左手好像还是动不了。”

????李清顺势检查了一番,发现吕安的左手肿的跟个什么一样,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随即也是轻吸一口气。

????看到李清这幅紧张的表情,吕安严肃的问道:“刚刚谁赢了吗?”

????李清直接笑了出来,然后点了点头,“你赢了!你还差点把祖秋给杀了。”

????听到这话,吕安直接兴奋的大笑了起来,结果刚一动,又是痛的龇牙咧嘴了起来。

????牙月这个时候也是凑了过来,舔了两下。

????吕安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一年多没见,想不到你都变得这么厉害了!我都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了!”

????牙月听了这话,直接极其傲娇的一扭头,然后朝天嚎叫了一声。

????“那可不,你不在的那段时间,牙月天天吃好喝好,别提有多潇洒了,实力自然涨的极快,连我都不是它的对手了。”李清笑着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说道:“多谢了,这次就你一个人来吗?”

????李清摇了摇头,“不只是我,还有宇文川,石林,薛年,他们都来了,只不过我是坐着牙月跑过来的,他们是走过来的。不出意外应该也快到了吧。”

????“薛年也来了?”吕安听到这个名字,头一下子大了起来。

????李清笑着点了点头,“他听说能见到你,直接就去和燕大人求情,让燕大人放他出来。”

????“想不到燕大人竟然会答应薛年,唉!”吕安又是叹了一口气。

????李清直接捂嘴笑了起来,“薛年可是一直记得,想要拜你为师呢,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等下看你怎么对付他。”

????吕安脸色瞬间一僵,两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吕安才感觉有了少许的力气,慢慢坐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看到祖秋同样也是坐了起来,而且脸色已经有着一丝血色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祖秋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甘,随后就看到有人将祖秋扶走了。

????看到祖秋离开了,但是发现楚河没有离开,而且还一直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吕安对李清说道:“我们也先走吧。”

????李清瞬间一愣,“可是你伤的那么重,怎么走?还是等他们来了再走吧。”

????吕安瞥了一眼楚河,小声说道:“现在再不走,等会指不定都走不了。”

????李清瞬间明白了吕安的意思,刚刚一直担心吕安的安危,把他入煞的事情给忘了,现在刚一想起,李清的脸色瞬间变了变,准备将吕安扶起来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楚河的声音直接响了起来,冷笑着说道:“这么快就想走了?不再多待一会?”

????“话不投机,待在这里干什么?”李清直接回怼了一句,然后白枪瞬间出现在手中,然后冷笑着看向了楚河。

????楚河的表情微微一变,李清这个名字他也是听说过的,而且是上过白榜的人,实力自然不差,连他都不一定是对手,但是如今的局面可不是单打独斗。

????“自然是聊一聊关于吕安的事情,当着我们这么多人入煞,难不成你就想这么走了?”楚河直接反问道。

????李清将吕安放了下来,表情瞬间阴沉了下来,白枪直接杵地,浑身上下突然涌出了一股淡淡的白焰,“既然如此,还是少废话,直接动手吧,先过我这一关再说!”说罢,一股热浪直接从李清体内喷涌而出。

????楚河瞬间脸色大变,杯李清吓得后退了一步,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清竟然这么直接,他话都还没说清楚,李清竟然就已经要动手了,而且李清此时所展露的实力也是让他惊了一下,光看这个气势,绝对要比他强。

????“怎么还不动手?”李清看着受了惊吓的楚河,笑着问道。

????楚河直接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李清你就一个人,再加上一头狼,我们这么多人,你觉得你能逃掉?还是老实点将吕安交给我们吧!”

????“就是,入煞之人活着就是一个祸害。”

????“都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人了,这种人必须死!”

????“别说废话,直接动手,对方就两个人,怕他个鸟!”

????......

????楚河听到身后传来的助威声,直接对着李清一摊手,笑道:“你自己也听到了,这不是我说的,还是将吕安交给我吧,我保证不杀他,太一宗有专门祛除煞气的地方,只要将他关一段时间,帮他把煞气祛除了就行了。”

????听到这话,吕安直接嗤笑了一声,“那我可得多谢你了!”

????李清也是冷哼了一声,“你说的是那个魔域吧?你们太一宗关了那么多人,最后又有哪个人从里面出来了?这种鬼话,就别拿我骗我!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楚河哈哈一笑,“李清,别那么较真,我真的是为了吕安好,更是为了所有人好,否则到时候总会有人去找吕安麻烦的,但是吕安如果待在我太一宗的话,太一宗必然会护他周全。”

????“这种话你还是别说了,匠城自会护他周全,如果你不信,你可以问问吴解。”李清笑着说道。

????听到吴解两字,楚河瞬间一愣,直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用吴解来压我?别以为北境就是他说了算的,他只是一个散修而已,再厉害又能有厉害?你未免也太高看他了吧?”

????楚河直接硬生生的怼了回来,“到底交不交人,不交人,后果自负!”

????李清白枪直接往地上一杵,“想让我交人,问问我手里的枪吧!牙月,变身!”

????牙月直接朝天嚎叫了起来,体形瞬间暴涨了起来。

????楚河看着两人,冷笑了一下,“既然如此,这是你们自找的,可别怪我们

????人多势众,上,先把那头狼给我宰了!”

????太一宗三人突然上前,每人各拿了一张符出来,颜色各不相同,三张符往天上一扔,直接连在了一起,然后直接往牙月身上而去。

????李清直接大喊了一声,“牙月,躲开!这是缚妖符!”

????牙月明显一愣,还没来得及躲,缚妖符就贴了上来,在触碰牙月的瞬间,缚妖符瞬间变大,直接将牙月围在了里面。

????牙月瞬间被压制,直接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看到这里,楚河冷哼了一声,“不过是一头畜生而已!竟然也敢当着我的面嚣张!”

????李清直接握紧了手中的白枪,对着缚妖符就是刺了上去。

????“拦住她!实在不行杀了都可以!后果太一宗自会承担。”楚河对着身边那帮人说道。

????一群人眼睛瞬间一亮,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十几个人直接将李清围了起来。

????楚河看着被人缠住的李清直接冷笑了起来,双手直接负于身后,对着身后的宁霜说道:“这些人好好记下来,他们可以算作太一宗入驻北境拉拢的第一批人选。”

????宁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师兄的意思是将他们拉拢过来,在太一宗挂个名?”

????楚河点了点头,“没错,算是这个意思吧,太一宗想要在北境扎根,他们这种人绝对是不能少的,有些事必须得让他们去做,就像眼前这茬,我们亲自动手阻拦李清,就显得有点掉价了,我们需要对付的吕安。”

????宁霜重重的点了点头,“唯利是图而又有点小本事的人,这帮人的作用就和剑章营羽林卫对于大汉大周的作用一样。”

????楚河嗯了一声,然后直接透过人群看到了坐在地上吕安,嘴角微微一笑,“走,现在去会会我们的大天才!”

????听到这句嘲讽,宁霜同样也是笑了起来,从小在太一宗长大,她也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天才的命运往往都不怎么好,有时候蠢材才能活的更好。

????当然背景强大的天才例外,例如赵日月,林苍月,苏莫这些人。

????从小到大,她见过最多的时候就是天才的陨落,不出意外,她今天应该又要见证一个天才的陨落,当真是让她感到了一阵的可惜。

????但是可惜之后,她就感觉无比的舒畅,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着这些个曾经的天才突然从云端跌落,然后跪倒在她的裙下,求她放他们一条生路。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感觉无比的庆幸,庆幸自己是太一宗的弟子,庆幸自己不是一个天才,而是一个会做选择的蠢材。

????宁霜抬头看着身前的那个身影,眼睛瞬间坚定了起来,她希望自己也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最起码也应该是一个不让自己失望的选择。

????宁霜不希望成为另外一个师妹,她必须要有选择的权利,如今所做的选择就是为了以后的选择,她坚信她的选择是正确的的!

????楚河领着宁霜直接穿过了人群,信步直接来到了吕安面前,然后突然嗤笑了一声。

????吕安无力的抬头看了一眼,“怎么?又想介绍一下你自己?”

????听到这话,楚河的表情瞬间阴沉了下去,“吕安,我发现你当真是死不足惜呀!都到这个份上了,为什么你还要这样来激我一下呢?”

????吕安笑着摇了摇头,“因为我觉得你杀不了我,当然如果你想赌上一赌,我也不介意。”这话刚一说完,吕安的眼神瞬间冰冷了起来,手掌直接张开,寒血剑瞬间悬浮在他的手心内。

????楚河的表情瞬间一变,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如果算身位的话,已经在宁霜的身后了。

????宁霜可不管这些,直接上前了几步,冷声说道:“强弩之末,装神弄鬼!”

????说着直接一道剑气对着吕安射了出去。

????寒血剑直接挡在了身前,然后瞬间被击飞了出去,吕安也是直接发出了一声闷哼,嘴角同时飙出了一丝血丝。

????看到这一幕,楚河直接露出了笑意,“吕安呀吕安!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

????这个时候,李清和牙月同时感受到了吕安的处境,一人一兽直接急了,牙月的嚎叫和悲悯瞬间大声了起来,与缚妖符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李清直接换成了一道火光,瞬间出现在了吕安的面前,白枪往前一指,一道白焰火光直接飚射了好几十米。

????楚河和宁霜适时躲过,然后眼神往人群瞥了一眼,李清瞬间被那帮人纠缠了起来,宁霜适时一剑偷袭了李清。

????楚河直接笑着再次走到了吕安面前,“这下子没人能救你了吧?”

????吕安呵呵的笑了起来,手上直接出现了十道剑气,“没人救,那我只能自己救自己了!”

????看到这十道剑气,楚河直接放声大笑了起来,表情直接狰狞了起来,手上出现了细长的短剑,“吕安!你死定了!”

????然而就在这个,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流星突然冲天而降,一柄似刀的剑直接插在了楚河与吕安的中间,蓬勃的剑气直接将楚河震飞了出去。

????一袭白衣缓缓落了下来,站在了剑柄之上,怒声呵斥道:“该死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