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严丁山的到来,这些老朋友们难得来一次聚会。

????“周静说他们已经把尚好救出来了。”

????这开门见山的一句话,让大家的都高兴起来,所有都眼巴巴的看着严丁山,等着下文。

????“目前我们就掌握这些情况,周静也被我们保护着。”

????胡灵眼睛一瞪,她问严丁山:“你们是不是对我可怜的女儿做什么了?否则,她不可能对你一句话也不说的。”

????胡灵儿爱女心切,这样过激叶酸情有可原,周刚在这种时候,往往没有那么暴躁。他拉了胡灵儿一把,胡灵儿把他推开。

????两人的样子,让严丁山只能露出一脸的苦笑:“在这个重要的关头,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们不会人类动手的,更何况她是一个肩负拯救人类使命的孩子。”

????现在是一个整个社会面临崩溃的局面,人和人之间不要自相残杀,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因为是朋友,严丁山并没有因为这种怀疑而生气,他懂得团结的道理。

????周刚一脸歉意,合着手掌做了一个理解的手势。然后他接过话问:“周静怎么了?”

????严丁山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周静怎么了,以前那个孩子孤僻,也不至于一句话也不说话,这次回来,她除了赵大的事儿,一句话都没有说。

????关于这个问题,严丁山也只能说:“不知道,好像受到了惊吓,什么也不说。”

????周刚皱眉,胡灵儿心疼,张展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周刚,你和胡灵儿去一趟南唐,把周静接回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好!”

????张展叹了一口气走出营地,张思琪跟了出去:“凤儿姐的事情,你要怎么和王毅说。”

????这是个让张展心里难受的事儿,张展仰着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他沉淀了好一会儿,才用坚定的口气说:“如实说,我们要相信这个时代的孩子,能承受更多的痛苦。”

????张展说完认真的看着张思琪,他看得出来,张思琪也很伤心。但战争就是这样,痛苦的事儿不是一件一件来的,是一堆一堆来的。张展勉强的说:“琪琪,有一件不好的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张思琪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叶思乡的突进队和我们失去了联系。”

????张思琪心里一紧,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叶思乡也出事了。这个弟弟在战斗中成长很快,已经是五品战士,他自己带领一个突击小队,活跃在修建的安全之路的周边。

????一直以来,张思琪都坚定的认为,那个地方并不是一个主战场,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没有想到,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吗?

????张展一直看着张思琪,怕她哭,可是张思琪却神色坚定的问:“姥姥知道了吗?”

????张展摇摇头,这个答案让张思琪心里稍微安定一下。自从叶家兄妹回家,就变成了姥姥最宠爱的孩子。如果姥姥知道了这个噩耗,一定会很伤心的。不过,这只不过是坏结果中的一点好方向而已。未来还很艰难,张思琪苦笑了一下,提醒着说::“尽量不要告诉她。思思在哪?”

????“在南唐江边战地支援!”

????作为总指挥的张展知道每个人的行踪,张思琪心中有些高兴,和张展说:“张展哥哥辛苦,请把消息转给思思,她有权知道自己弟弟的情况。”

????张展点头,提着建议说:“周刚和胡灵儿这次去南唐,就走安全路,你用不用也去一趟,也许能找到叶思乡的消息。”

????没有让张展想到的是,这个提议竟然让张思琪给否了,张思琪没打算接受这个建议,她说:“这里是长白山的第一道防线,如果这里的任务艰巨了,那安全区也会遭到威胁。这是战争,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也让别人和我们一样妻离子散。更何况有些人坚持在前方战斗,那是因为他们的妻子和孩子活在安全区。如果安全区也完了,那我们就真正的完了。”

????张展眼睛含泪的点点头:“琪琪,你长大了。”

????“人总要成长的!”

????……

????安全之路,是长白山营地通往南唐的一条路,是战士们用血换来的一条路。如今,南方和北方的通讯、补给,就靠这一条路。

????如果这条路也危险了,北方就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危险。安全区虽然可以躲避八方,但安全区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它是可以复原的世界,只要世界原有的东西,无论你怎么破坏它会复原。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人类可以在那里采摘一些青菜果腹,但绝对不能种植粮食。

????周刚和胡灵儿坐在马车上,从安全之路赶往南唐。严丁山因为有事在身,所以两人并没有选择一起前行。

????四匹马的马车在路上飞驰,突然穿出来一个救命的声音。

????周刚停下马车走过去,刚才有个战士看见马车拼着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声救命,不过,那是他最后的挣扎。这个战士死在了他为之战斗的安全之路上。周刚走过去,看着这个战士。

????“快走吧!”胡灵儿在车上大喊,知道周静的消息之后,她就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就到南唐都城。可是,神雕的数量并不多,都用在关键地方。

????现在又要救人,这个世界上现在什么最多,那就是要救的人最多。胡灵儿并不是埋怨周刚,周刚抽出一点时间,为自己的家人考虑一下。

????周刚知道胡灵儿的感受,但他不能见死不救,而且这个伤者还是个军人。于是周刚大喊:“他穿着突击队的服装。”

????胡灵儿生气的回答:“那又怎样?”这样说话,胡灵儿也是想让周刚明白,自己现在很焦急。

????但是,周刚的脑袋好像只有一根筋,一旦他想做什么,就必须要去做。

????胡灵儿看着还在检查的周刚,心里苦笑。

????“也许叶思乡还活着。”周刚说着翻看这个战士,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但是他找了半天,这个战士身上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