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鬼天气,冻死老娘了。“不满地瞪了外面那黑漆漆的夜空一眼,秋子露那还按在嘴上的白嫩小手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然后冲着江小鱼摆摆手道,”进来。“

????说罢她率先走向屋内。

????房间以白为主色调,这是秋子露最喜欢的颜色。

????进门就是一个白色的电视柜,上面摆放着一台70寸的液晶电视,柜台上还凌乱地摆放着机顶盒,插线板之类的东西,那柜子的最右侧还放着一盆蔫了吧唧的绿萝。

????看到这盆可怜的绿萝,江小鱼的心就开始暗暗抽搐,这盆绿萝原本是他养在小平台的宝贝之一,结果却被她以”生活需要带点绿“为借口,硬生生地给搬到了她的卧室里。

????你搬过来后能好好照顾的话,江小鱼也就认了,偏偏她根本不懂养花,除了浇浇水外什么都不会,要不是绿萝生命力十分顽强,恐怕早就被她养死了。

????不过看它现在这个样子,也就只剩一口气,离死也不远了。

????就在江小鱼心疼地盯着这盆绿萝的时候,秋子露已经走到了她那张巨型白色大床前。这床的宽度足足有两米,以她那娇小的身子,躺在上面,再怎么肆意睡也不会掉下来,而这也是她买这么大的床的原因,要知道她的睡姿可是奇差无比。

????随手将之前从晾衣架上收进来,放在床上的各类衣物往里面一推,秋子露就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随后两只纤细的小脚丫一甩,就将那双白色人字拖给抛了出去。

????”你那盆破花怎么那么难养?“看着江小鱼正一脸肉疼地瞅着那盆绿萝,秋子露不满地说道,”这才一个多月呢,它就成这样了,你不是说它生命力很强的嘛?是不是在骗我?“

????与此同时,她双手在床沿一撑,将自己抛到了床上,紧接着小腿一弯,盘膝坐好,一手放膝上,一手托腮,定定地望着江小鱼。

????”露露姐,能把绿萝养成这样也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啊。“江小鱼摇头轻叹道。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是在讽刺我。“秋子露冷哼一声,”告诉你,现在我心情很不好,你别找打啊。等会你走的时候把它带上,等养活了再给我搬过来。“

????江小鱼闻言眉头一展,眼里闪过一丝喜色,他咧嘴笑道:”好,好,等会我就把它搬上去。“

????说话间,他瞧了一眼摆在白色大床的内侧,靠着窗户的电脑桌,只见桌上那台巨大的34寸曲面显示屏上正显示着一副黑白画面,画面中,一只木盒正可怜巴巴地躺在一片茂密的草地中央,盒子旁边还散落着一个绿油油的头盔和一件破破烂烂的防弹衣。

????一个戴着口罩,穿着风衣,拿着把小手枪的家伙正在木盒旁起起蹲蹲,忙得不亦乐乎。

????这是成盒了,还极有可能是落地成盒,难怪她一脸的不爽。

????他这俏丽房东还是个网瘾少女,很喜欢玩网络游戏,但偏偏技术很菜,玩什么都玩不过人家。

????他怀疑她脾气那么差的原因,可能跟经常在网上被人各种花式虐待有关。

????最近她迷上了这款叫做《大逃杀》的网络游戏,江小鱼从没玩过这游戏,只是听说过规则,好像是把一百个人投到一个小岛上,然后相互厮杀,直到剩下最后一个胜利者为止。

????以秋子露的游戏技术,江小鱼闭着眼睛也能猜到她在这种残酷淘汰赛的游戏里过得肯定是极度悲惨。

????天天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再摩擦的,成盒再成盒的,也难怪她近段时间的脾气是越来越差了。

????不过虽然如此,她却依然深深迷恋着这款游戏,看看她房间里多出了的物件就知道了:桌上摆着一把墨绿色的狙击枪模型,边上放着一根长长的瞄准镜;凳子上挂着一个灰白相间的大背包,背包里还塞着几个手雷样的物品;在那衣架上还挂着一件乱蓬蓬的,好似由绿色杂草编制而成的古怪套衣。

????这都是她花了不少钱买来的游戏周边。

????对此江小鱼是很不理解,这网络游戏有这么好玩?一天到晚蹲在电脑前也就算了,还花钱去买这些没用的东西,这不是纯粹浪费钱么?

????不理解啊不理解,有这些钱还不如去淘一些稀有的花草呢,每天伺候着它们,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大,不知道有多么的令人满足。

????浑然不觉自己的爱好有多么背离自己年龄段的江小鱼在心里暗暗摇头。

????“真搞不懂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养花种草。”坐在床上的秋子露看着江小鱼脸上露出的笑容,不屑地扯扯嘴角,“我可提醒你啊,离交房租只剩两天了,到时候你要是再不交租,我就把你那些宝贝全拿去卖了,一根草都不给你留。”

????江小鱼闻言脸色一僵,随后赶紧把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了那把已经被攥成一团的钞票:“露露姐,你可别千万别拿它们撒气,房租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看!”

????说着他上前几步,把手中的钱递给了秋子露。

????“你还真赚到了啊。”秋子露好奇地俯身去看他手中的那把纸币,好像有些不信似的。

????而随着她身子的前倾,就站在她上方的江小鱼突地脸色一红,随后慌乱地把头别到一旁去,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似乎毫无所觉般,依然啧啧称奇地看着眼前的钞票,好一会后才伸出右手一把将它们抓住,然后抬起左手啪的一下打在了江小鱼仍紧紧握着它们的手上,同时喝道:“把爪子拿开。”

????脸色通红地看向一边,完全没注意到她在干什么的江小鱼被她这一拍,手就像触电了般赶紧松开,随后也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了,只是手足无措地站在哪里。

????“一、二、三......十,刚好一千元,够付房租的了。江小鱼,看来你今天是碰到大客户了嘛,这是他给你的小费吧,啧啧啧,真大方,这次是哪个豪气的大爷啊?“秋子露握着纸币,抬头盯着江小鱼好奇地问道,”或者,是哪个有钱的大妈?“

????江小鱼是个按摩师这件事情她一直是知道的,并且还经常以此调戏他。

????”没有啦,就是一个病人,她腿有问题,我帮她缓解了一些痛苦。“此刻的江小鱼终于将游离的目光定在了那件杂草套衣上,有些木木地说道。

????”话说你做了那么久的按摩师,按摩技术应该很不错吧。我这两天可能游戏玩多了吧,肩膀和头颈这里老是胀。“说着秋子露扭了扭脖子,然后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肩膀,”这会儿也是,又酸又胀的,可难受了,要不你现在帮我按一按?“

????”啊,这个,这个不用按的,你只是因为坐久了缺少运动才会引起这种症状,只要站起来活动活动肩膀和脖子就可以了。天不早了,我该回去休息了,那个,你也早点休息。“说话间,江小鱼慢慢地走到电视柜旁,捧起那盆绿萝,然后颇为慌乱地退出了房间,顺便还帮秋子露把门给关上了。

????看着慌里慌张逃走的江小鱼,秋子露的眼中闪过一丝羞恼,随后抬手狠狠一拍身下的大床,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恨恨地说道:”大木头!“

????只是手掌刚拍到床呢,一阵难耐的酸痛就在她肩颈处爆发出来了,可怜的秋子露”哎呀“一声惨叫,然后整个人就在那张大床上拼命翻滚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痛的,还是恼的。